媒体报道

新浪网:鹏金所携手重庆担保龙头 推动西部新能源产业发展

  经济下行,熬过金融危机的重庆京天集团董事长刘琪开始新一轮的转型:他在施工现场采用了大量机器人替代人力,采用信息化管理压低成本,并积极参与公私合营的PPP项目。
  然而,银行又收紧了贷款。面对资金压力,刘琪将目光转向了新金融。今年春节后,经重庆文化产业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重庆文化担保”)推荐,京天集团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鹏金所融资,40秒即募完300万元,该集团7400万新能源项目得以顺利启动。
  卖掉北京房子到西部创业
  重庆京天能源投资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是清洁能源投资运营商,主业是设计、筹建和运营城市的新能源供应系统。比如,将下水道的污水变废为宝,为建筑制冷供热。或是开发分布式能源系统:用天然气发电后产生的烟气余热实现采暖、制冷,提供生活热水。在燃煤导致PM2.5高企时,这一新能源行业前景十分广阔。2007年,“北漂”多年的刘琪看好西部大开发机遇,回到重庆创办了京天浅层地热开发有限公司。

  刘琪回忆,公司刚成立时只有15个人,投资了100万。“装修完,还倒欠了4万块。”京天是获得银行贷款发展起来,可是第二年就遭遇了全球金融危机。经过慎重思考,刘琪将主营业务转向地表水水源热泵系统。但由于前途并不清晰,风险也大,公司3个股东中有2个提出退股,15人团队有5人请辞。加上资金压力骤增,刘琪一咬牙,卖掉了在北京的两套房子,一心扑到了新市场上。
  2013年,京天公司成立了新加坡子公司和运营中心,并组建京天集团。此时京天集团已颇有名气,参与设计了重庆某大型新能源项目;挑战贵州喀斯特地形,率先在贵州采用土壤源和污水源热泵技术,为贵州财经大学新校区供热制冷。到了2015年,京天团队增至100多人,市场扩展到四川和贵州,年营业额达1亿多元。
  40秒募集300万元
  刘琪成了西部的创业明星。可是新一轮危机紧接而至:2015年起,国内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增大,银行开始惜贷。在国内可再生能源建筑节能应用行业中,大部分企业一年的业绩都在5000万以下。京天年营业额超过1亿元,在行业中名列前茅,但一样遭遇了银行抽贷。“仅一家银行就抽贷500万,”刘琪心疼地说。
  面对压力,京天集团加速转型:采购机器人替代人力,采用信息化管理压低成本,刘琪还积极参与国家鼓励的PPP项目:节能减排项目投入大,回报周期长,发包方多是大国企、政府平台公司和医院、学校等。京天通过与业主共同投资建设,获得项目的特许经营权,建成后向制冷采暖用户收费回收投资。还可以将前几年的特许经营权质押给银行,京天以此获得项目贷款。这种模式减轻了业主负担和社会投资主体的风险,能为京天争取更大的市场,但也更需要资金的支持。
  刘琪透露,2016年春节前,京天与四川某高校合作的7400万项目正要上马,需要购置新设备等,但还存在300万资金缺口。刘琪将目光转向了新金融。今年3月,300万元借款项目在鹏金所上线,40秒即募集完毕,新项目得以启动运转。
  鹏金所模式有效解决企业难题
  京天集团能够在鹏金所平台顺利融资,得益于重庆文化担保的支持。重庆文化担保为重庆市文投集团控股的国有担保公司,注册资本金达7亿元。
  重庆文化担保总经理彭健松介绍,他们详细考察了京天集团后,决定推荐其通过鹏金所融资。他认为,鹏金所这种新金融平台审批效率高、手续简单、放款速度快,非常适合中小微企业。
  重庆文化担保,是鹏金所在全国合作的90多家大型国有担保公司之一。鹏金所总裁吴晓文表示,鹏金所成立之初,便确立了“联合各地国有担保机构获取优质项目”的运营模式。根据这一模式,国有担保机构筛选出符合条件的优质借款企业,推荐至鹏金所平台融资,并为项目提供连带责任担保。而鹏金所本身,也会有严格的审核措施。这种模式,不仅能获取全国各地的优质项目,还有效降低了运营风险。
  以重庆文化担保为例,该公司累计为500多家中小微企业担保150亿,仅代偿5000多万元,坏账率不到1%。彭健松将此归结于严密的风险控制。“我们直接派人参与到贷款项目去,从合同签订开始到施工、最后结算,全部跟踪管理。项目的资金封闭运行,不被挪作他用。”
  平台成立一年多以来,鹏金所模式已结出累累硕果。截至2016年4月13日,鹏金所平台累计成交金额已接近70亿元,帮助全国千余家小微企业融资。